红安县信息网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从胸外科专家变身为胸外科患者,一个特殊病人的手术记

发布日期:2020-07-23 13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我就是这个特殊的病人,一个从事胸外科工作三十多年的老医生了,因为肺结节要接受胸部微创手术的治疗。

    我去年3月份查体发现左肺上叶有一个小结节,大小约6mm,CT室没报,是我自己在我们科的阅片工作站查看发现的。我的同事们很重视,胸外科于主任亲自跑去CT室,跟陈主任研究半天,得出了继续观察的结论。

    其实我在发现结节的那一刻,出于职业的敏感,还是有些忐忑的,之后自己仔细地研究了半天,觉得属于观察的那一种,还不是属于密切观察的,那就等来年的体检吧,这事就放下了。

    时间在工作中尤其是不停地为病人手术、阅片、判断小结节要不要处理中飞逝,转眼又到了每年的体检时间。体检过后第一时间又去看了下自己的CT,将两年的结果做了对比,觉得结节变化不大明显,似有微微增大的趋势,把CT电子片通过微信发给了几个外院胸外科专家,大家的意见比较统一,那就是切除。

    箭头标记处为肺结节,左侧为去年的

    我的手术不大,只要将有结节的左肺上叶做个楔形切除就行了,手术操作不复杂,只有两个小问题,一是麻醉医生需要插入胸外科特殊需要的双腔气管插管,手术中患侧肺不通气,方便微创手术进行,他们经常插,应该没什么问题,假设插管出现困难,那么普通插管也能完成手术;另一个就是结节定位的问题,我的肺结节很小,手术中不易准确寻找,需要术前定位,而我的学生小董主任术前定位掌握得很精准。既然这两个小问题都不是问题了,那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,决定就在我们医院我们科手术,把我交给我小伙伴们。

    问题都想清楚了,思想也不紧张,手术前夜还是借助药物入眠,手术当日早晨6时驱车到医院准备手术。7时小董陪我去大孔径CT室术前定位。我躺在检查床上,在CT的引导下,他将一根细钢针插入肺结节附近,虽然进针前已经注射了局部麻醉药物,但当定位针进入肺内的那一刻,我想到了一个词“痛彻心扉(肺)”,前胸后背都痛。好在时间不长,他们就将我送到了手术室,邹护士长和麻醉科孔主任在门口迎接我,孔主任问我是那一侧,我回答是右侧(其实是左侧),她一直追问为啥说是右侧,邹护士长开玩笑说我是不是要检查他们的安全核查制度……

    我大约9时30分左右就醒了,10点多一点回到病房。左肺上叶把肺尖切除了,胸顶放了个略粗一点的胸腔引流管,底部放了根细的,手术很顺利。由于麻醉药物的作用,我有些兴奋,不停地说话。伤口不大痛,每次呼吸时都会感觉到胸腔上部闷痛,可能是肺顶到了上部的引流管,碰触到胸膜而感到疼痛。中午时有尿意,在床上尿不出来,只好在夫人的帮助下站在床边小解,然后喝了点牛奶,晚上在床边吃了些稀饭。

    手术后第1天傍晚拔除了上部引流管,术后第3天拔除了下胸腔引流管,整个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,在医院住了5天。

    术后回到病房

    做了三十多年胸外科医生,破天荒第一次手术,还是做了胸外科病人,从病人的角度,对于胸外科手术有了些不一样感悟。我觉得对病人来说,最大的困扰就是疼痛的问题,我手术后用了静脉镇痛泵,还是挺好的,我的疼痛评分应该是4分(主观评分:不痛为0分,最大疼痛为10分),但在咳嗽、深呼吸时仍感胸管引起的疼痛,拔除了上管后又感到了下管的疼痛,下管拔除了后就会感到伤口的疼痛,镇痛泵48小时去除后,感觉伤口疼痛有些加重,口服了一天镇痛药物后,伤口基本不痛了,至此疼痛的困扰基本解除。想到我做医生时,面对病人的术后疼痛关注度确实不够,我们更多关注的是:病人的体温、血压、引流量、肺复张情况以及手术效果等等,医生跟病人真的是不在一个频道上。其实解决了疼痛的问题,我们所关注的问题也就容易解决,近年来,疼痛的问题、快速康复的问题尤其受到业界的重视,亲身经历后更是感同身受。

    还有一个单孔胸腔镜的问题,电视胸腔镜近年来的发展日臻成熟,有些专家就提出用单孔胸腔镜手术,传统有4孔、3孔、2孔,单孔其实是加大了手术操作的难度,很多专家就提出质疑,少一个孔到底有没有意义?之前我可能很同意这种质疑,而我从病人的角度认为只要是病人减少了疼痛就有意义,我本次手术就是用的单孔技术,我获益不少,少了一个切口的疼痛。